相关文章

资格认证缺失 广州城近千瑜伽教练“无证上岗”?

来源网址:

  广州城近千瑜伽教练无证上岗?

  体育局:国家尚未开展相关资质认证

  健身房:盼早日出台标准规范

  瑜伽(YOGA)发源于古印度,如今在世界各地成为一项热门的健身方法。瑜伽提倡“和谐”、“静心”、“修身”,在生活节奏快、精神紧张的都市人中大受欢迎。瑜伽进入广州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而真正成为热门的大众时尚运动,是在2004年左右。随着瑜伽运动逐渐风行,一些现实的问题正在浮出水面:作为一项富于技巧性的健身项目,瑜伽练习对专业教练要求也相对较高,否则容易产生身体伤害。因此,业内人士呼吁,市民在选择瑜伽健身的时候,务必慎重。

  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我国还未将瑜伽列入体育项目中,也就谈不上由国家颁发资质证书,这就意味着,广州的瑜伽教练所持有的种种证书,都是“民间”出身。瑜伽教练培训市场鱼龙混杂,缺乏监管;培训质量无从判定,对证书的“含金量”,并没有一个权威部门来界定。

  不少健身场所和大型瑜伽培训机构都呼吁:政府主管部门尽快开展瑜伽专业教练的资格认证工作。

  有城市就有健身房,有健身房就有瑜伽课,“瑜伽热”在广州方兴未艾。尤其是女性,出于健身、塑体、修心等目的纷纷加入到练习瑜伽的大军中。然而,与此不相协调的是,广州市各大健身场所的瑜伽教练素质良莠不齐,健身者因为练习瑜伽不当而受到伤害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日前记者在广州市体育局了解到,由于国家相关部门还没有开始开展相关的资质认证,目前活跃在广州的近千名瑜伽教练手里并没有国家承认的相关职业资格证书,这就意味着,目前全行业内的种种证书,都是“民间”出身。

  “瑜伽是健身房最受欢迎的项目”,广州市某知名健身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健身房一周七天,从下午至晚间分4个时段开设“身心课程”,教习内容以各个种类的瑜伽课程为主,每节课的课时为1个半小时,教室内可容纳20多位学员同时学习,进场需要提前1小时预约。“瑜伽课真的很热门,迟到一点就约不到、轮不上了”,一位练习者说,“有时候30分钟内位置就全被占满了。”

  瑜伽课程的炙手可热,直接导致了瑜伽教练的供不应求。广州城内的瑜伽教练行情十分走俏,一些知名教练经常在各大健身俱乐部之间“赶场”,已经成为行业内见怪不怪的一景。“除了上课时间,是见不到老师的,他们还要在其他健身房教课,都是掐准时间了的”,一位在某俱乐部办卡学习瑜伽的学员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对瑜伽教练资格还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使得瑜伽教练水平层次不齐。“瑜伽教练供不于求,加上没有专门的部门进行监管,这使得从业的门槛一再放低。”业内人士透露,1名教练上1节瑜伽课平均大约可以收入200元,这让瑜伽教练成为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新兴职业,也使得一些技能和知识上均有所欠缺的瑜伽练习者直接踏入瑜伽教练的行列。除了一些瑜伽会所提供的教练资格培训外,网络和杂志五花八门的相关培训广告也是铺天盖地。

  在瑜伽教练证书的问题上,广州的现状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既有国际瑜伽协会认可的证书,也有“速成班”炮制出来的速成品。不少健身房向记者反映,就整个行业来说,亟需权威考核认证以及相关标准的出台。

  据了解,目前,国家体育总局选择北京、上海、广东、河北、陕西、黑龙江、浙江等7个省市作为试点,成立“体育行业特有工种职业技能鉴定站”。鉴定站的工作,就是在体育行业内推行“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下一步,就是通过政府认定的考核鉴定机构组织相关的考试,对合格者授予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即“职业社会体育指导员”证书。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瑜伽作为健美操的特种课程,也出现在鉴定内容之中,以后,瑜伽教练的考核有望统一纳入健美操教练的考核、鉴定之中。

  练习不当易患“瑜伽病”

  一些练习者往往做动作时过于勉强自己,以至伤了背部、腰部、颈部等。韧带拉伤、软骨撕裂、关节炎症、神经痛等都是常见的“瑜伽病”。

  7日,记者走访了位于天河区的某女子舞蹈美体中心。据值班人员介绍,这里每周有10节瑜伽课,每节1小时,由两个教练轮流授课。这些教练都不在这里专职,是从其他俱乐部聘请过来的兼职教练。“她们经常赶场过来授课。”

  当问到瑜伽教练的资格问题时,该负责人说,没有听说有什么证书之类,几乎没有学员会询问这里瑜伽教练的资格问题。记者询问了学员张小姐,她是附近某大学的学生,参加了初级瑜伽课程的学习。她说,这里的教练水平一般,“每节课教授的东西大同小异,自己在家看碟都可以学会”,教练一个动作只做三五分钟,经常是“选择性地点拨一下”,她自己边看边做,“做得对不对心里没底”。记者发现,在广大的瑜伽学员中,对瑜伽这一健身项目的理解和接受程度各有不同。一般初学者都是冲着减肥、美容、瘦身、塑体这些目的而来。

  据了解,大大小小的瑜伽练习场所在广州遍地开花,规模较大的是几家综合性的健身俱乐部,以办会员卡的形式吸引健身爱好者加入,其中设置了一些瑜伽课程,其他还包括一些专门的瑜伽会所和高档住宅小区会所里的瑜伽房。俱乐部的瑜伽课程大多是常设项目,场地一般可容纳30多人,供学员选择的余地比较大;专业会所受到场地限制,一般可容纳20人左右,有些只在一周内开设2—3节课,学员上课要“先到先得”。

  再以另一个大型俱乐部为例,瑜伽课程一周7天,一天3—4节课不等,一周就有近千人次进场练习。但瑜伽课程价格亦相当可观,以俱乐3000元的年卡来算,通常一周两次的课程,一次就需要花费30元。

  因为健身房瑜伽课程收费并不便宜,一些爱好者选择自学的方式,在家通过看教学碟片、书籍来练习。对此,专业瑜伽教练张小姐告诉记者,瑜伽貌似温柔,如果练习不当,也有可能给练习者带来损伤,最好由专业教练带领入门再进行自学。而在接受记者采访的瑜伽练习者中,有不少人表示,曾经试过练习瑜伽后感到不适,只是不清楚这些不适感是正常的反应,还是由于错误姿势而造成的损伤。据介绍,在练习瑜伽时,练习者应该充分考虑自己的柔韧、平衡和力量素质,一定要遵循量力而行的运动原则,如果强度过大或者难度过高,就可能导致运动损伤。一些练习者往往做动作时过于勉强自己,以至伤了背部、腰部、颈部等。韧带拉伤、软骨撕裂、关节炎症、神经痛等都是常见的“瑜伽病”。

  张小姐表示,作为专业的瑜伽教练不仅要现场示范,还必须及时纠正练习者不当的动作,否则就可能造成损伤。而一些练习者则认为,在瑜伽课堂上,教练在示范的同时还要照顾二三十个练习者,根本无暇一一纠正其错误的姿势,“一节课下来能记住几个体位就不错了,很多时候学了什么都不知道,哪还顾得上动作是不是规范。一个动作,教练也就只能指点一两个人”。

  优秀教练忙“赶场”

  如何评价一个教练是否优秀呢?多数健身房的标准是:学员的反映和评价是最重的砝码,“证书什么的倒是次要的”。

  广州有多少瑜伽教练?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5年的张小姐也说不清楚,“如果以正在带课的教练来算的话,估计有接近1000人吧,以前搞‘千人瑜伽’的时候都是以学员为主,教练倒少一些。”这个数量的教练是否足够供应广州的瑜伽培训市场?

  “应该差不多,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供不应求”,张小姐说,“真正走俏、各大健身房都要抢的,是那些优秀的教练,他们大多赶场赶得厉害。”据介绍,教练带课数量已经“两极分化”,由此带来的就是收入上的差距悬殊。以张小姐为例,她除了在广州市某大型健身俱乐部做兼职教练,还在一些高档住宅小区的会所里教瑜伽课程,一星期大约是十几节课,平均一天2—3节,每节课一个半小时。一些“明星教练”忙得不可开交,各大健身房都使出浑身解数争取其入驻授课,这一群体属于瑜伽教练收入金字塔的顶层,每日辗转于几大健身俱乐部各个分店,准时上课,下课走人一点都不耽搁。而一些资历不深,“出道”时间不长的教练就相对清闲,一星期也上不了几节课。

  无疑,“赶场”的多半是受欢迎的教练。那么,如何评价一个教练是否优秀呢?张小姐表示,学员的反映和评价是最重的砝码,“瑜伽教练的口碑很重要,学员跟着你学,觉得学到了东西,觉得你够专业,这是作为用人单位的健身房最看重的”。这一说法记者在力美健某分店经理的口中得到了证实,“我们评价一个教练,最重要的是看他带课的表现,学员反映好,我们就用,证书什么的倒是次要的。”记者了解到,瑜伽作为一个需要长期修习的健身项目,学员与教练之间也会培养出一定的“忠诚度”,当学员欣赏或习惯了某教练的执教方法就不愿意换人,如果这位教练离开目前的俱乐部,甚至会有学员选择追随教练而“转会”,对于俱乐部来说,这客观上会造成客源的流失,所以会尽全力保护好自己的“明星教练”。

  高级教练1月速成?

  记者与一家瑜伽教练培训机构取得联系,表示希望参加培训,但自己没有任何体育专业基础,而且不擅长运动,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关系,培训包你学会,而且推荐就业。”

  虽然教练的带课表现是其职业发展的最终砝码,但一个专业的教练首先必须通过资格证书来证明自己。目前,我国对游泳教练、滑雪教练、健身教练的管理都在逐步步入正轨,实行持证上岗,但瑜伽教练的培训却一直都没有国家规定的考核标准,也没有由国家颁发的资质证书。

  以健身教练的资质认证为例,目前比较规范的国内认证是国家体育总局下属的健美健身协会和健美操协会面向全国颁发的两种资格认定书和劳动部发放的健身教练认证。现在广州健身房中供职的私人健身教练,必须具备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AASFP)正式颁发的证书,持有这个证书的教练有资格在亚洲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家健身中心任教。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广州各大健身房的瑜伽教练,大多拥有健身教练的相关证书,如“AASFP专业体适能健身教练证书”等,但瑜伽专业相关证书却有些语焉不详,大多是一串外国机构的缩写,再加上“瑜伽教练”字样。

  据业内人士介绍,由于健身房越来越多,瑜伽教练也越来越走俏,大型健身俱乐部一般会有全职瑜伽教练,但也是在各分店之间走场,甚至与其他俱乐部分享;而规模较小的健身房则出于成本考虑,不会养一个专门的瑜伽教练,而会用“计件”方式,一节课200—300元的价钱请“外教”,在专业水平高的教练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些速成教练培训班也就应运而生。

  据了解,广州市的瑜伽教练大多属于“半路出家”,原先以从事体育、健身、舞蹈专业的训练与教学为主,有些就是从体院或者舞蹈学院毕业的,他们自身的身体条件比如柔韧性和技巧性都比较出色,改练瑜伽也能迅速上手。以张小姐为例,她在6年前开始接触瑜伽,“那时还不普及,广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瑜伽是什么”,跟着老师练习一阵,再通过1年的自学,她就开始做教练了,一教就是5年之久。对于她的启蒙老师,张小姐这样评价,“我认为她非常专业,能获得包括我在内的学生的认可”。

  对于一些完全依靠自学完成训练的教练,张小姐表示,恐怕会在专业上有所欠缺,“那些自学的书和碟我也看过不少,虽然体位姿势描述和示范得不错,但瑜伽最重要的是呼吸法,恰恰是这一部分它们大多忽略了,我认为很不可取。”